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靈界之下界討論-第二百六十七章 央問天相伴

靈界之下界
小說推薦靈界之下界灵界之下界
张玄、青桑等人从洗灵池出来之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怎么几日而已,气温下降得这么厉害。”彩鳞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储物戒中摸出大衣披在肩头。
众人见彩鳞如此,也都取出了御寒的衣物,唯有凌霜无动于衷。
“西北有寒气,今日欲落雪。”凌霜看着西北面的天空,此处,一道笔直的云层将天空一分为二。
张玄也随着凌霜的目光望去,看见那被一分为二的天空,知道那是冷锋过境的天象。
“落晖城远在西北,虽然是寒苦之地,但是你毕竟是女儿身,还是多注意一下身体吧。”张玄边说着,边从储物戒中找出一件裘服来,挥手间,扔向凌霜。
凌霜一把接过那裘服,摸了摸皮面,竟是上等的雪貂兽皮,仅仅这一件裘服的制作,就需要猎杀上数百头的雪貂兽,且只取其项圈脖颈处的皮毛,自然价格不菲。
席少的温柔情人 沼泽里的鱼
凌霜没有披上裘服,也没有将裘服还给张玄,而是将那昂贵的裘服直接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中。
张玄看了凌霜一眼,并没有多言。
“连续几日,水米未进,走吧,大家一起去食堂,点个肉锅,暖和暖和,我买单。”张玄看着众人一番跺脚搓手,随即说道。
“大伙还等什么?”青桑看了一眼众人,不等张玄反应过来,便是直接向食堂方向跑去。
其他人也不等张玄在后面狂喊“等等我”,向着青桑的身影追去,一时间,原地只剩下张玄和凌霜二人。
“走吧。”张玄撇了撇嘴,随后对着凌霜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你,张玄,你是个好人。”凌霜见张玄如此,随即低声说了一句后,便是循着众人的脚步离开了。
“好人卡?”张玄哭笑不得,肚内又饥饿难耐,一时间搞不懂凌霜这句话的意思,看着众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张玄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也向着食堂跑去。
待张玄抵达食堂,青桑他们已经点餐完毕,都等着他买单呢。
张玄哀叹一声,随后果断的付了钱,随后众人挑了处安静位置,纷纷坐了下来。
不多时,肉锅便是被端了上来,众人也不想闲聊什么,直接开动。
在张玄几人大快朵颐的时候,陆陆续续有央学院的学生前来就餐。
“听说明天就要举行学院挑战赛了?”
“这比赛从夏天一直进行到初冬,时间也是够长的了。”
“以前的比赛,确实没进行过如此长时间的,听说是因为他突然失踪导致的。”
“嘘,不要过多的谈论他,不过这次各个赌坊都已经开盘了,大家有什么好的选择?”
“这还用选?当然买我们学院赢啊,央问道和央问天都参加比赛,他们两个,可是在天榜上最靠前的存在,你去看一下那些挑战者,除了那个叫刀锋的,现在是天榜第三十名,谁还有一战之力?”
“前些日子在角斗场,我曾看到那些第五人班级的外围学员在一起切磋,好几个人打一个,那人面对数位虚境强者,竟然能够撑上数十个回合,很可能是隐藏在第五人班级的强者,说不定就是匹黑马。”
“你的意思是你想买外围学院的赢?”
“非也非也,既然是赌,当然就是想要赢,既然想赢,当然要买我们学院才对,所以,我也准备买我们学院赢。”
“切,废话一大堆。”
“我准备花一半的积蓄买外围学院赢。”
“你估计是疯了。”
“富贵险中求啦。”
……
几人的谈话虽然很低,但是以张玄几人的实力,仿佛就如同在他们面前说给他们听一般清楚。
众人虽然将众人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面目上却丝毫未表现出来什么,而是不断的在肉锅里翻找着肉食送入口中。
几人很快便是吃饱喝足,一个个摸着臌胀的肚皮、扶着腰向着宿舍楼走去。
待众人刚刚到宿舍楼楼下,张玄却突然脚下灵光乍起,也不管其他人的感受,直接将众人用灵力裹挟而起,飞向自己的房间,随后直接将房门一关,挥手间设下防窥屏障,打开玄界,将众人丢了进去。
随后张玄自己也紧跟着进入了玄界之中。
如此行云流水的动作,让其他人一头雾水。
“张玄你疯了?”彩鳞被张玄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差点弄得当场吐了出来,其他人也被张玄的动作给惊住,不知道他怎么了。
“诸位别急,我们被人盯上了。”张玄说道。
“我们一路走来,并未察觉异常啊。”青桑说道,他和张玄都拥有强大的神识,却未发现张玄口中那个背地里的人。
“不是神识,而是阵法。”张玄说道。
“什么阵法能够直接窥探数位虚境强者?”刀锋沉着脸,压制着那胃中翻涌,皱着眉头说道。
“央问天。”张玄缓缓说出三个字。
“他?我们并未和他有过什么交集,为何他让你如此忌惮?”青桑也不明就里的说道。
“你们这些天在央学院除了修炼,真的是啥事也没做啊。”张玄哭笑不得的说道。
“我倒是知道关于央问天的一些信息,他是央学院术法班的学员,也是第二人引以为傲的爱徒,天资卓越,术法和阵法的造诣登峰造极,可能早已经超过了第二人,只不过他为人低调,众人只知道央问道举世无双,却不知道央问天也是个天纵之才。”繁尘待缓和了胃部的不适,这才缓缓说道。
“繁尘说的不错,央问道,虽然排名在天榜前十,但是这央问天,却也是前二十的存在,同为央家人,锁界的威名震铄古今,而央城的护城大阵,更是央家的杰作,这央城,明面上是界王府在控制,但是实际上却是央家的地盘,而护城大阵,更是当世央家家主在掌管,而这央问天,便是央家家主央鼎的长子。而刚刚,我突然感到那护城大阵的异动,一股冥冥之中的监视之力从护城大阵中传出,所以,我这才急急忙忙的将你们带进这玄界之中。”张玄解释道。
“看就看呗,又不是没被人看过,有什么问题吗?”彩鳞终于好受了些,气鼓鼓的说道。
“马上就要比赛了,正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想必我们再次从洗灵池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摸不清我们的底细了,保存点实力,也不至于输得太惨,不是吗?”张玄撇了撇嘴,随后收回玄界,见众人重新放了出来。
此时,张玄已然察觉不到那从阵法中逸散出来的监视之力了。
而在央城的央家秘境,一名金发青年此时却眉头紧皱,正是央问天。
“奇怪,刚刚还在学院中的,躲哪里去了。”央问天小声的嘟囔着,在没发现张玄等人的足迹之后,央问天便是第一时间撤回了监视之力,这本是家主央鼎控制的法阵,他偷摸着自己贸然启动,已经触犯了家规,如果时间长了让人发现,一定会被家法伺候的。
“好了好了,大家都各自回去休息吧,听他们说,明天就要比赛了,第五人老师又不知道现在在哪,竟然对我们不闻不问,我也是服了他了。”彩鳞又是一通抱怨,随后便是第一个离开了张玄的房间。
“这丫头,怎么最近的抱怨这么多?”张玄看着彩鳞离开的背影说道。
“谁知道呢?”几个男生摊摊手,陆续的离开了房间。
凌霜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只是听闻张玄的话,掩面笑了笑,并没有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