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極點超神 ptt-第285章 再見之時!看書

極點超神
小說推薦極點超神极点超神
无名暗自苦笑。
土耀明柔又说,“我有个表妹,叫土耀明蕙,比龙心婉美十倍。”“非蒙族老很疼她。”
“我想问,龙心婉你会不会娶?”
东方醉蝶华
玄雨 小说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无名。
无名只觉内心刺痛:一方面是深情难还,一方面是孤苦无依。要是再次相见时,她还有情意,那就让分身守护她。
“夫君。”九幽笑了笑,“你的分身,今后我要全部没收。”君如岚笑着说,“我也是。”宣颖眉目灵动,“可行。”
无名扶额道:“夫人们知我。”
土耀明柔唇边含笑,“非鱼,我只是随口一说。”
无名缓了缓,“少族长,你气也出了,我要出发了。”
“请便。”土耀明柔笑意更浓,“天火星那边,吴丫很难做出选择。”
无名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火星域,争夺战已经打响。
——唐诚旗下,伏风、束雷、妙火三部将赤水家族的部队圈住,实施歼灭战。赤水家族外逃的强者也被三名族长拦下。
——唐诚率领其余族长在岚金家族的防线上打开缺口。
果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团主岚金傲看着灵鸟般聚集的飞舟群,闪电般移动的破军战队,面容上有慎重之色,龙眼里有无奈之意:光明联盟的部队竟有如此气势,我如何拦得住?
他认真看着那个朝己方走来的强者——身形魁梧,手持长枪,穿着亮灰色如意软甲,面容俊秀,眼瞳犹如碧玉。
对方眉目清冷,英气逼人,气势迫人……
天火星外,赤水南一甩衣袖,冷冷看着来人,“非鱼,你要拦我?”
“梵火家族已灭,我不管梵火隽永死在谁手上。”无名踏步而出,看了看远处,“岚金默,想让我多面树敌么?”
他转向赤水南,“身为族老,你不约束族人,反而肆意纵容。”
“多说无益。”他运手划指,六道剑光切开规则、掠向敌人。
“狂者必死!”赤水南无视剑意,一拳轰出,时空随之凹陷……
迎火门下,岚金默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名青年。
青年看着一名穿着粉色丝裙的女子,眉目间的情绪很复杂,难掩挣扎——眼神里有克制、愧疚、相思。
“很想,放下所有,与你相守。”他言语温柔,“吴丫,我有苦衷。”“请谅解我,给我些时间。”
“你为何要伤及无辜?”吴丫眼里含着泪光,“何必冒险,何必如此?”
青年眉目柔和,轻声叹息。
岚金默的面容上有笑意浮起,“兰团主,给吴美人松绑。”
岚金兰依言而行,将吴丫身上的缚灵索收走。
“景楠和非鱼,谁更强?”岚金默转向青年,“想不到,你最先来。”“你有些犹豫,却比非鱼在意她。”“只是,她认为非鱼更亲切。”
他想了想,“非鱼倒是想成全吴美人,吴美人却不成全自己。”
“岚金默。”景楠俊美的面容上有些忧伤,“你不会懂。”他缓了缓,眼眸锋锐如剑,“你伤害我的女人,必须付出代价。”
“看来,你和非鱼是不死不休之局。”岚金默眉目间有淡淡的笑意,“心爱之人想着非鱼,亲妹妹也念着非鱼。”“我能理解你。”
“听说,你的妹妹因他走火入魔,变成痴呆者。”
景楠皱了皱眉,身上有寒意流动。
“要是你有把握保住吴丫,尽管出手。”岚金默言说平静,眉目间却有冷意蔓延,“我们可以联动。”“至于宇宙本源,大家各凭机缘。”
“你让身后之人出手,非鱼必死无疑。”“你们谨慎过度,养虎为患。”
“我和他,必有死战。”景楠看了看吴丫,眼里有苦痛之色,“为你,为妹妹,也为自己。”
吴丫身形微抖,眼眸只如飘摇之火,“你总是针对他,过程里有多少无辜者受到伤害?”她眼神里有苦楚,也有坚决,“在这一点上,我无法原谅你。”
小說 限制 級
景楠轻轻转过面容,眸光在闪动、凝聚——“我恨他!”
吴丫脸边又有泪珠滑下。
“赤水南死了,非鱼来了。”岚金默看了看远处,“你我联手,他来也无用。”
“依我看,非鱼意在打击我族和赤水家族。”“五个星体,他并非志在必得。”“饿狼先让羊群跑起来,有意思。”
景楠转向半空中,眉目冷静,眼里有战意之光闪烁着。
时空晃动,一道身影从旋涡里踏出。
虚空裂开,一道剑光切断规则,绕开律力,直取来人。
“无名……”吴丫面容上有意外之色,眼眸尽是忧虑。
啵——黄绿之光、阵光、剑光、虹光从无名身上炸起、卷动、喷涌、飞溅!
“忍不住出手吗?我看你们能躲到何时!”无名之身从阵光里凝聚而成,并缓步走向地面。
“小子罪该万死。”一道语音飘忽不定,“我能杀你一次,就能灭你万次!”“记住,这是前奏。”“你有九条命,身旁之人却活不长……”
无名暗自叹息,一击必杀,果然强大。景楠背后的强者不愿意暴露,此次却是冒险出手,为何?
是我犹豫,让她落在敌人手上。他优先看向吴丫,内心只觉疼痛——对方身心黯淡,眼眸深处有决绝与情感在对抗、撕扯、纠缠着。
“吴丫,对不起。”他缓了缓才转向岚金默说,“让她离开是非漩涡,迎火门归你,如何?”
“不能一次绝杀,他们不会再次出手。”岚金默笑了笑,“我明白了。”“你怕了?”
“非鱼,你知道我心中所想。”“我不会拖着包袱,到时候,希望你能轻松与我决战。”
“吴丫好得很,她会陪着景楠。”他对岚金兰说,“解开吴美人的五行印。”
岚金兰轻轻点头,运手从吴丫身上抽出五道光芒。
无名言语柔和,“吴丫,你要留在这里,还是和我一起去天木星?”
吴丫眼里有泪光闪动,“景楠算计你,你要杀他。”“我该如何?”
“吴丫,我很想,也该喊你夫人。”景楠走到吴丫身旁,搂住她的腰肢,为她擦掉眼泪,言说温柔又认真,“谁伤害我的女人,我跟他没完。”
吴丫移开对方的手,退到一旁。
景楠转向无名,眼神锐利如箭,森冷如刀,“早在龙腾下浮地时,我数次想将你置于死地。”“你的有些困境就是我在推动,造就。”
“宛月之死,就是我的棋局之一。”“我要让你痛不欲生,如何,你想我死吗?”
“你不该让吴丫摇摆、犹豫、徘徊。”“你更不该抛弃素素,害她殉情不成,又变成痴呆!”
无名身躯僵硬,眉目寥落,眼眸迷惘,心绪久久不能平静。他沉默半晌,对吴丫说,“我们一起离开。”
吴丫转过身去,泪珠随之滴落,“等你们生死相杀时,我再出现。”说完便划开时空,转眼不见。
无名暗自叹息,缓了缓道:“景楠,下次再见,你我了结仇怨。”“像个人物,别殃及无辜。”
他转身而行,“岚金默,若是责任、家人、族群都是包袱,你已经败了,无家可归了。”
“岚金臣,比你优秀。”话音刚落,他已经消失。
“说得好。”岚金默眉目含笑,“我忘记告诉他,吴丫身上还有阴阳结。”“此结,你身后的强者也解不开。”
“你威胁我?”景楠身心如剑,眼眸里有杀意闪烁,“岚金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伎俩都无用。”
“没错。”岚金默看向远方,“在天外又天的族群眼里,我如蝼蚁?”
“不过,你身后的守护者也在躲避他们。”“目前,你我可以合作,联手,对吗?”
景楠眼神犀利,却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