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128述 下相伴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屬性修行人生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第128章 128述 下
“贴身女卫?”张荣方微微愕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什么女卫?
回想起天女潼章的神经质表现,他猜测,自己有可能是
不对!
忽地他脑子回想起来,迅速在身上胸口摸了摸。
手抄本的经帛不见了.
一股凉意从他尾椎疯狂上涌。
回想起天女潼章的狠辣,张荣方立马感觉自己要完。
不过,很快他便安定下来,其实从最后潼章的逼迫,他就已经看出,她很可能知道了自己的情况。
以金翅楼的情报水准,他做的那些掩饰,很可能早就被知晓了。
所以最后的逼迫,既是考验,也是惩罚。
现在经帛手抄本没有了,但他还活着,便是最好的证明。
他赌对了。
当下心头安定下来。
张荣方仔细想想,也安心了,他好歹第一时间就交了原本经帛,立了大功。
如此还要当场杀掉功臣,那金翅楼也不用建立下去了。
没有基本完善的奖惩制度,任何组织早晚都将自毁。
在两个黑人女子上前,服侍他更换洗漱,更衣时,张荣方才发现,这两女子都是瞎子。
不光瞎子,她们甚至连说话也无法,一开口,里面是被割掉的舌头残留。
“她们是罪民之后,需要赎罪三代,才能消除罪孽。”一旁的微鲤娇声解释。
“挖掉她们的眼睛,是防止她们泄密。割掉她们的舌头,是因为主人喜欢安静。”
张荣方心中凛然,听着少女用天真娇柔的嗓音,说着残忍冰冷的话,他再度对天女潼章的认知,
更加全面立体了。
换了一身淡白银蓝花纹的长衣,用一条银色皮带束腰。
一头黑发绑成高发髻,侧面刺入一支白玉孔雀簪,轻轻固定。
发髻正面再配上一块银质太极图圆牌。
脚下是白色长靴,长裤,大袖飘荡,这样的穿法,对一向喜欢贴身劲装的张荣方来说,多少有些不习惯。
但当所有一切穿戴整齐后,他起身站在硕大琉璃镜前,竟然有些认不出自己了。
镜子里的男子,完全看不出什么魁梧身材,反而透着悠然宁静的纯粹气质。
而双臂露出的结实肌肉线条,又给其增添了一丝雄武气息。
隐隐有种上辈子影视剧里,那些偏偏佳公子.他爹的气质.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女卫微鲤在一旁笑道。
“嗯,很好。”张荣方无言以对,不过既然到了这里,就客随主便好了。
当然,他现在换了一身衣服,心情也更加安定下来。
天女潼章给他安排这么多的事情,很显然不会有什么恶意了。
接下来,就看她要如何奖惩自己了。
换了衣服,他也在微鲤的引领下,走出卧房,穿过外面空旷的大殿。
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处的这地方,似乎有些像寺庙的结构,但这地方又见不到任何和佛像相关的痕迹。
大殿过去,便是一处露天庭院。
庭院中有一硕大圆形湖泊。
湖心处的小岛,建了一座小型水榭。
如果有来生,还愿意与我结婚吗?
远远望去,水榭边,一身白衣的天女潼章,正跪坐在一方长条状黑石上。
在她对面,还有一面破旧的石碑。
她小心的在用棉布,在一个木盆里蘸着东西,涂抹在石碑上。
湖边有一小艇,微鲤跳上去,撑杆划了过来,让张荣方上去。
一边撑着船,微鲤一边用不知名的语言,唱着某个小调。
那小调透着某些宗教意味,仿佛是纯洁的少女,在祈求神灵赐予她幸福。
时而欢快,时而虔诚。
不多时,两人来到湖心岛上。
张荣方下船,缓缓走到天女潼章身后,在水榭石质的地面上站定。
“大人.”他忽然有些不知该如何称呼。
天女背对着他,身上的白衣被风吹得紧贴在身上,凸显出窈窕完美的腰臀身线。
作为曾经佛门选出的天女明妃。
在身段上,她可以说是张荣方见过的女性中,比例最完美的。
“你看。”
她伸出手指,指着面前的石碑。
张荣方从后方看去,将目光从她身段上挪开,落在石碑上。
灰黑的石碑上,刻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笔画拙劣的名字。
这些名字多是用灵文所写,每一个,都似乎是孩童练字,歪歪扭扭,不堪入目。
“这是什么?”张荣方轻声问。
“算是思念吧?”潼章回答。
她放下棉布,站起身,微微舒展了下身体,然后才转身过来。
“看起来,你的身体比我想象的还要健康。”
她僵硬的面容没有半点表情,但眼神却颇为灵动,透出丝丝欣慰。
“多谢大人关心,之前多少有些失了分寸。”张荣方回想起之前的表现,心中还是有点后怕。
五次重山同时爆发,那等爆裂的发力技巧,叠加五次一起爆发,造成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强,他自己也不清楚。
当时却自我感觉能行,就开干了。
还好最后赢了,否则一击不中,就是他死。
“那一下,其实很好”潼章眼中流露出笑意。她轻轻走近过来。
“叶白说,你潜力已尽,我不信。但奇怪的是,明明我昨夜亲手检查过,可还是和她一样的结果。”
什么鬼?亲手检查?检查的哪?!!
张荣方心头一悚,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见他面上有些泛红,潼章笑了起来。
笑声如风铃,在风中飘出老远。
远处躲开的微鲤和其余几个侍女,更是见鬼一样看向这边。
她们已经太久没有见过主人真心微笑了。
没想到张荣方居然能做到。
“害羞了么?”潼章笑意收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年纪都足够做你母亲了。至于检查,你回来后,全身的伤势处理,和清洁净身,都是我亲手操持。不要在意。”
她再度转身,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石碑。
张荣方心头一片发毛,上辈子加上这辈子,他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刹那间他顿时感觉自己不干净了.
“你藏起来的东西,我帮你烧掉了。”潼章的声音继续传来。
“密卷的内容,不能传于任何人。否则必遭横祸。你以后一定记住了。”
“是。”张荣方心中彻底放松下来。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这次算了,我帮你处理,下次一定不要再干。
“现在,感觉怎么样?”潼章继续道。“我给你全身涂抹了特殊的鱼胶,加上服用的玉衡露,内外相合,足以让你身体的出血第一时间减至最低。”
“已经好多了。”张荣方回答。
“那就好。你使用了极大负荷的重叠破限技,对身体造成极大负担,居然才只受那么点损伤。可见你的体质强健得不可思议。”
“接下来,我会在这里停留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会专门教导你金鹏密录。”
张荣方神色一怔,随即心头一喜,认真朝着对方鞠躬行礼。
“谢大人。”
“不用道谢,我教导你,也是有私心的。”潼章轻声道。
她一手按着石碑。
“我可以给你灵级的权力待遇,可以赋予你一个府城的死士兵力。可以让你一下跨过诸多苦熬,走到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高度。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离开谭阳,前往调任其他地方。你,可愿意?”
离开?
张荣方一愣。
“我能知道去哪么?”
“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不是还有个姐姐么?她如今跟随夫君一起调任,你可以去她那里。
她一直在找你。一直也很担心你。”潼章微笑道。
“.那我在这边的官职,身份.?”
“可以一并调过去。你可以安心养伤,然后仔细研习武学。”她回答。
“.我,能问个问题么?”张荣方回想之前的一切,心里忍不住疑惑,还是开口道。
“你说。”此时的天女,仿佛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神经和狠辣。而像个普通的长辈,温和的回话。
“属下,一直有个疑惑。”张荣方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便是当初他得到神像后,拿人测试,遇到的那诡异一幕。
此时潼章的态度这么好,已经确定了他之后的位置。
正好拿来询问一下,那神像到底有什么用。
“实不相瞒,属下曾经拼凑出一个完整的道门神像。但却因此遇到了一个诡异之事。”
“什么诡异之事?”潼章轻声道。
“便是,那神像.”张荣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他忽然想到,自己要怎么说,才能解释,自己知道启动那神像的方法呢?
一般人莫名得到一个神像,也不会在什么都不知道,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对其虔诚朝拜。
更何况他是专门找人来测试,对其朝拜。
这毫无疑问,会泄露他事先就知道启动神像方法的秘密。
“属下,之前拼出的神像,出现了一个.难以解释的情况。”
“那神像呢,消失了?”潼章问。
她似乎毫不意外,会发生什么。
“是啊,后面彻底粉碎了。我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变成.”
“你看错了。”忽地潼章打断他。
“应该是,你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她慢慢走到张荣方身前,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你还年轻,之前已经跨过了关键的那一步,接下来,按部就班,就将踏入更高一层。”
“但现在至少现在。”她认真严肃的盯着张荣方。
“不要去查探,去想这些事。”
张荣方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某种担心,担忧。
他想象不出,以天女潼章的恐怖身手,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但此时此刻,她眼中的担心,却又没有丝毫杂质。
“就如这里所有的仆从,我挖去她们双眼,割掉她们舌头,其实并非我残忍暴虐。
而是我,不想她们死。”
她眼底映照出张荣方肃然的面容。
“去到你姐姐身边,好好养伤,不要去接触神像诱饵,和密教之事。
看看银面蝉吧他在乎的人,都因为他一个人死绝了。
而现在,他甚至连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世界这个世界”
她声音低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