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96.公司成立看書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此时,张冲已经被特务拔了十颗牙齿。
他的十个手指头的指甲也被特务钳掉了,浑身的伤口都被抹了盐,晕死过去几次。
但是,他每次被特务用冷水泼醒,他就是不招。
日军特务越是打他,他就越是大声笑。
观审的高桥苗子、中村梨子低声议论,一个说:“自金陵特高课组建以来,这是我见的第一块硬骨头。以前,被我们抓捕的押到地牢来审的,要么自杀,要么投降,没人能扛住这里的刑具的。可这个人,都快要死了,嘴巴还这么硬。”一个说:“想不到敌人之中也会有硬汉。抛开敌我仇恨来说,这个人倒是让我佩服。”
龟川感觉这样打下去,只能是打死张冲,但是,打死了张冲,张冲的尸体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只有活人,才有利用价值。他无奈地向酒井久香建议说:“这倒是一块硬骨头,再打下去,此人必死无疑。不如留着他来钓大鱼?”
中二一班
酒井久香点头同意,起身走到地牢外,招手让龟川、高桥苗子、中村梨子过来,低声说:“刚,必须由柔来克。水滴石穿。苗子,你先去圣战医院,把井口桃子打扮成中国女人,把井口桃子和井口吹石秘密转移到教会医院。然后让这个人和井口桃子、井口吹石到教会医院同住一个病房。井口桃子现在不是很压抑吗?不是在胡言乱语吗?但是,她至少能认得出他哥哥,这个张冲若然和井口桃子在一起,必定会同情井口桃子兄妹俩,以后,若然有人来救张冲,肯定也会顺便把井口桃子救走,如此,井口桃子就能变废为宝,就会被张冲带到他们的根据地去。”
龟川闻言,向酒井久香竖起了拇指。
高桥苗子和中村梨子也低声称赞酒井久香好计策。
随后,酒井久香让人抬张冲到教会医院医治,又吩咐中村梨子、龟井带领特务在教会医院盯梢,并做到外松内紧,以钓大鱼,同时派黄小鹤带领部分特务到圣战医院看紧“山田樱子”,并在其中一个病房,找来一个日军伤兵,乔扮成张冲的样子,给予精心治疗。
如此,“山田樱子”必定会误传情报,届时就可以把红党的特工一网打尽了。
张冲被抓,确实让刘文林、龚少彬、周炳新、管彤很焦急,急又调鲁亮平带队进城,由刘文林派何必禄驾车出城去接,安排到木料市一处民房里居住。
周炳新又让刘文林去找内线,打听张冲的情况。刘文林只能去找史珍香,史珍香只能找李翰。恰好,今天,小岛美智子要陪今井太郎出去,李翰一个人在办公室。
听了史珍香的情况介绍,李翰说:“你们怎么不小心?我不是告诉你们,要看好张冲副大队长吗?唉,不管做什么,都不要急于求成,因为播种和收获不在同一个季节,中间隔着的那段时间叫坚持!”
史珍香难过地说:“看紧了,但是,老虎也有打瞌睡的时候,周大队长就一不留神,竟然让张冲溜了,而且还抢了日军士兵的枪,朝龟川开枪。唉,张冲这人,是一员虎将,但是,就是太冲动,太鲁莽,兼之,他心情也不好,因为大队长被别人取代了,情绪很低落。现在,我们怕他扛不住特高课的酷刑,也会叛变。”
李翰点燃一支烟,吐了一个大烟圈,略一思索说:“行吧,我先替你打听打听。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当前,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那六把宝剑和清明上河图。你们再也不能乱来了。”史珍香点了点头,轻轻的拉开李翰办公室的房门,探头看看,没发现走廊里有人,便赶紧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李翰跨步过去,关好房门,来回踱步一会,便走到卫生间,钻窗口而出,爬水管而下,绕道来到“真便宜”杂货店,会见冰雪、依依、张铁,对夺回那六把宝剑和清明上河图,作了部署。接着,他离开“真便宜”杂货店,来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朱莉文打了一个电话,让朱莉文尽快和谭玲玲取得联系,打听红党的游击队副大队长张冲的下落。同时,他让朱莉文给尚望发报,报告这两天的工作情况,并把自己的商业电台频率、联络方式告诉了朱莉文,让朱莉文在向尚望请示汇报的时候,顺便让尚望从上海发一批货物到下关码头十三号仓库,这批物资包括米、面、布料、棉纱、生活佐料、香烟、油、盐、酱、醋、白酒、红酒,至于这批物资的进货款,由他个人承担,货到付款。
他让朱莉文拿着那个牌照,到冈井商行购买一台大功率商业电台,和山田樱子一起乔装迅速带着商业电台进驻下关码头十三号仓库,并由张铁配合朱莉文、山田樱子开展商业工作。然后,他回到领事馆上班,并继续练习小岛美智子教他的发报指法。
妖女哪裡逃 小說
此时,小岛美智子回来,看到李翰在办公室练习发报指法,放心了。
她含笑说:“哟,这么勤奋呀?难怪你懂得四国语言。休息会,我带回一些水果,给你削个苹果吃。”
李翰起身侧身,面对小岛美智子,含笑说:“路要自己一步一步走,苦要自己一口一口吃,抽筋扒皮才能脱胎换骨。除此之外,没有捷径。”
小岛美智子一边给他削苹果,一边“格格”直笑,又说:“你呀,书智力残疾就是书智力残疾,哲理多。”她将一只削好的苹果塞进李翰的嘴里。
李翰咬了一口,又伸手拿着苹果,嚼起刚才咬的那小块苹果,又一边说:“智子,有你真好!早点嫁给我吧。”小岛美智子只是假装对李翰好,但听此言,心里很不舒服,俏脸变色,冷冷地说:“嫁给你可以,但是,我喜欢大海,你买一艘废客轮,装修好之后就来娶我吧。”她说完,气呼呼地走开了。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宝 素素雪
李翰望着她离去,嚼完这只苹果,便走出办公室,驾车前往下关码头十三号仓库,宣布正式接管这家仓库,也正式接管原业主和朱山招来的一批劳工。当中,也有化名刘产、范统的两个日军特务佐佐木、近藤一郎。李翰宣布二井三代(张铁)为仓库总管,川岛千江(朱莉文)为秘书。他又拿起名单,发现刘产、范统属于有文化的人,便宣布刘产和范统分别为仓储、物资监管。
星際 工業 時代
到于山田樱子,李翰没有宣布她任什么职务,因为她是暂时在此配合朱莉文的。然后,他在朱山、朱莉文、张铁、刘产、范统及原业主的陪同下,游览下关码头,侦查环境,因为改天要在此劫持日军鉴宝专家的,必须先熟悉线路和码头情况。之后,李翰让原业主请张铁和朱莉文吃饭,他领着刘产和范统,与朱山共进晚餐。
如此,原业主便可以向张铁、朱莉文传授码头仓库管理常识。作陪的山田樱子感觉特别新鲜,也听得津津有味。而李翰在与朱山共进晚餐时,发现刘产、范统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在吃中餐过程中,刘产和范统刚开始是跪着的,后来,刘产拉了范统一把,两人又坐着吃。
但是,李翰没有吭声。
李翰之所以这么警觉,是因为他在此之前已经警告过刘文林,在刘文林提供的假劳工过程中,肯定也会有人混进来的,尤其是日军特务。
晚饭后,李翰让刘产和范统与其他工人食宿在一起,又让朱莉文和张铁、山田樱子进城找大型商铺。
结果,朱莉文在城南找的一间大商铺,商铺业主竟然是秦天孝。
全 職業 大師
就是之前日军金陵大屠杀的那段时间,李翰带队营救过的秦天孝,他一家子又回来了。
朱莉文决定委托秦天孝经营这家大型百货批发商行。
家道败落的秦天孝喜出望外,又有钱了。
太激动了。
而且,他还是挂名的总经理。
实权自然操在朱莉文手中。
但是,有秦天孝这个年轻的资深商人管理这家大型百货批发商行,李翰的公司运营起来,便不成问题了。
圣战医院里,三楼304室,如临大敌。
乔扮成“山田樱子”的谭玲玲顿感好奇,有心留意一切消息,无意中听到有人议论称红党的一支游击队副大队长张冲在304室治疗,那些人议论说这个张冲真不简单,身上被特高课的特务打的没有一片好肉,可就是嘴硬,什么也不招供。
谭玲玲想上三楼去看看这个张冲,但是,发现身后有人盯梢,便在医院里毫无动静,以此麻痹盯梢的黄小鹤。
她下班后,回到“家”里,又从后门出来,将张冲的藏身地址,扔给了每天来接应她、暗中保护她的朱莉文。
朱莉文和山田樱子回到竹竿里11号,李翰也到了。
她把情报给了李翰。
当天晚上,李翰来到大世界歌舞厅,和刘文林接头,他知道刘文林肯定很着急,所以,他早早来到大世界歌舞厅,把张冲被关押医疗的病房号告诉了刘文林。
而且,今晚,史珍香也来到了大世界歌舞厅,也焦急想见到李翰,和李翰好好的聊一聊,谈一谈。但是,刘文林不许她和李翰聊了,时间紧,必须先救人。
刘文林相当果断,他是老特工了。
他决定当夜行动,营救张冲。
于是,三人从大世界歌舞厅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