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是劍仙 愛下-第二百八十五章 劇情任務觸發展示

我是劍仙
小說推薦我是劍仙我是剑仙
吃了东西,林昭、沈星辰、陈雪、丁迟等人各自回房睡了。
与此同时,白马城。
“铿~~~”
一缕金色剑光在石人的脖颈处拖曳而过,握着剑柄的人一声低喝,硬生生的将石人的头颅给砍飞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石人爆出的圣陨铁碎片,这片圣陨林地地图里的资源十分丰厚,只是,他一个圣堂骑士杀得实在是有些慢。
沫尘雪、小夏等人都已经下线了,但元气满满依旧在线,今天他的心境跌宕起伏,被寒夜长的人杀过,被小夏说过很重的话,也被沫尘雪的言语伤了,虽然他知道自己说话确实欠妥,有失体面,但他在那一刻确实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此时,元气满满拿出了两天前自己单刷时掉落的一个任务线索物品,趁夜开启了这片圣陨林地地图,据说,只要集齐圣陨林地地图里的99个圣陨铁碎片,就能合成一张隐藏职业的转职证明,而元气满满在接受任务的时候,其实就选择了“游牧者”的隐藏分支职业。
他觉得爱一个人就应该对她全心全意的好,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没有关系,而自己昨天的言语过失又算得了什么,喜欢一个人自然会有强烈的占有欲,相信总有一天小雪会明白自己的苦衷的,至于这张隐藏职业转职证明,就算是自己的一份心意吧,她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但元气满满都真心希望沫尘雪能变得更强一些,他再也不想看到她被别人欺负了。
一剑一剑的落下,砍在任务石人的身上,让元气满满觉得心安,他虽然又困又累,但此时的每一剑都充满了希望。
爱一个人,竟然可以如此委屈,也可以如此幸福。
……
次日。
妾舞凤华:邪帝霸宠冷妃 月色
直到正午十二点左右,林昭提着血迹斑斑的奔雷剑返回项蓟处,终于完成了5W妖卒的斩杀,一直在刷怪,让他眼睛都快要花了。
提交任务,下一秒,丰厚的任务奖励出现在眼前——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完成了主线任务【杀敌Ⅳ】(SSS级),获得奖励:本级经验值+80%、金币+4000、声望值+2000、魅力值+3,并获得额外奖励:【蛟龙甲】(流金器)!
……
出铠甲了?!
林昭眼睛一亮,禁不住心动不已,目前身上的装备基本上大部分完成了向流金器的转变,最拉垮的就属胸甲部位了,还是45级的暗金器炽焰铠甲,而如今的林昭已经是76级的顶尖剑侠了,还穿着45级的暗金器实在是有些掉分。
打开包裹,一件充满威严气息的铠甲静静的躺在包裹的一隅之中,双手捧出,一缕敦厚气息传入手掌之后,看属性时更是让人快要窒息了——
最强特种兵之龙魂 小说
【蛟龙甲】(流金器)
种类:铠甲
防御:450
力量:+86
体力:+82
敏捷:+80
特效:躲避+8%
特效:减伤+5%
特效:伤害吸收+8%
特效:增伤,自身攻击伤害+10%
特效:坚甲,PK时被破防几率降低5%
特效:坚韧,提升使用者3000点气血上限
特效:蛟龙韧性,每秒钟恢复自身1%的气血,并减免30%的水属性伤害
附加:提升使用者18%的攻击力
附加:提升使用者18%的防御力
需要等级:75
……
显然,这是一件上等的铠甲,而且还有一条林昭都看不太懂的词条,PK时被破防几率降低5%,这是什么意思?是意味着被连续攻击,防御进度条消失的时候,破防几率降低?如果这样的话,还是有一点用的,特别是跟高手过招的时候,这一条属性或许能左右胜负。
不管了,穿上再说!
啪嗒一声,蛟龙甲换下了炽焰铠甲,下一秒,生存能力和战斗力一起暴增了一大截——
【白衣】(剑侠)
等级:76
攻击:1560-2477(+209%)
防御:1740(+222%)
气血:32650
暴击:16%
吸血:44%
絕世天君 小說
减伤:22%
增伤:33%
悟性:99
魅力:17
声望值:17180
战斗力:4452
……
林昭很少在天机城内混迹,但毫无疑问,在剑侠职业的战斗力榜单上,他是第一位,这个几乎是不可撼动的,哪怕是那些成名多年的剑系高手也只能屈居其下!
深吸一口气,继续与项蓟对话,看看有没有更多的的任务,结果对话框里,项蓟的发布任务好像永远没完一样,又刷新出了一条新的了——
“叮!”
系统提示:你接受了任务【杀妖Ⅰ】(S级)!
任务内容:前往雪域天池以北,击杀超过1000个80级以上的妖族单位,击杀完成之后返回项蓟处,你将会获得十分丰厚的奖励
……
升级了!从杀敌,变成了杀妖,并且依旧还是从杀妖Ⅰ开始的,而杀的怪物则从要求75级提升到了80级,显然是两个层次的任务,又可以再来一次了!
林昭一扬眉,提剑上线,在小欧那里一键修理全身装备,在华子那里购入一些药水,在老范那边把一堆地摊货给回购了,直接赚了5000+金币,而目前的金币与通用币兑率是1:15,这就相当于75000通用币了,赚钱的感觉是真好!
下山,这次离开雪域天池大约五里地外,在80+级怪物集中刷新的区域里厮混,风险很大,但油水必然也更大,毕竟,这次起步就是S级主线任务了,油水充足得很!
……
北域,雪域深处。
一座座妖族军帐相连,外面有提着长矛的妖卒来回巡弋,大帐内,则是一位是身穿白袍的俊美男子坐在帅位上,银色帅案上摆放着一柄通体银色波光流转的长剑,不是别人,正是玉卮的小表弟,本相是一头白狐的十一境剑修大妖,白夜。
“报!”
大帐外,一只寒鸦扑腾着翅膀,掉了几根羽毛,转眼化为一道灰黑身影落入帅帐中,身躯弓起,凝化为一个人类青年男子的模样,是一名负责刺探军情的七境妖族修士,他上前单膝跪地,沉声道:“启禀白夜大人,最近我们派上雪域天池的妖卒都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
余 萌 萌 小說
白夜皱眉道:“出什么纰漏了?难道是项蓟那厮又在找死?”
“不是,据说,好像是雪域天池上来了一个下五境人族剑修,剑术了得,飞剑凌厉,他在雪域天池上搭建了一个石屋,一副要在雪域天池上了却余生的模样,我们上山的妖卒多半是那小子杀的,毕竟……我们上山的人没有中五境。”
“这样啊……”
白夜淡淡道:“立刻传我命令,入夜之后让花鹿率领一队人上山,趁着夜色给我把他的头颅取来,我要用这厮的头颅镶金装酒。”
“是,大人!”
……
林昭依旧在开心的刷着怪,浑然不知危机即将降临,而游戏里的时间与现实时间对比则是1:6,游戏的一天,现实中的4小时,所以通常游戏里的白天只能持续两小时,黑夜也差不多是两小时,午后,林昭没刷多久就开始夜幕降临了。
没多久,一道铃声响起——
“叮!”
系统提示:请注意,雪域天池营地即将受到偷袭,偷袭倒计时:00:10:00!
“偷袭?!”
林昭微微一凛,这就不得了了,还学会偷袭了?看来,妖族那边已经开始有人主事了,而自己这边,剧情任务也就跟着推动了!一拽缰绳,拨马转身,直奔雪域天池!项蓟虽然是九境武夫,但终究是一个落魄的NPC,独木难支,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守住雪域天池的。
“唰!”
伴随寒风,他策马冲上了雪域天池,就在前方,项蓟提着长剑、一脸戒备的身影出现在营地之中,皱眉道:“你也感受到那股密集的妖族气息了?”
“嗯。”
林昭走上前,道:“点燃火把,把周围照亮!”
“好!”
项蓟拳头一扬,火焰规则力量激荡,将一根根火把点亮,就插在营地的周围,顿时把整个营地照得一片通明,而林昭则皱眉看了一眼三名非战斗系NPC,沉声道:“小欧、华子、老范,你们三个躲到石屋里,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是,主人!”
三个NPC齐齐冲进了小屋里,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林昭则搬了几块巨岩,直接将石屋的小门给封死了,这么一来,那些妖卒肯定是进不去了,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跟项蓟身上。
極樂流年 小說
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林昭与项蓟一人一边,守在石屋的两侧,火把在风雪之中噼噼啪啪的燃烧炽烈,多半是撑不了多久了,而林昭则心头微微有些悸动,如果前世的兵家符箓能力还在那就好了,写几张破煞符大概就能压制住即将到来的群妖了。
项蓟提着长剑,一声不吭,他见惯了这种阵仗,但却任何一次都不会轻慢这种阵仗,毕竟轻慢一次恐怕就万劫不复了。
两个人静静等待,等了好一会。
……
“沙沙……”
雪幕中,一双白玉般的纤足踏雪无痕的出现在了雪地之中,是一个穿着皮袍的女子,长得燕环肥瘦、十分好看,一张俏脸精致无比,那一双惑人的眼眸更是让人目光接触就心境动摇,她提着一柄细剑,笑道:“我道是什么人,能让白夜大人如此震怒,今天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死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