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回到明朝當藩王討論-第135章 酒後算賬,寧王受刑分享

回到明朝當藩王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當藩王回到明朝当藩王
华盖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老朱虽已六旬,却酒量不减当年。
儿子们还在开怀畅饮,皇孙们则已经不胜酒力,被皇帝安排了住处。
父子爷们齐聚于此,总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
委屈的事情,找爸爸谈谈?
砰!
众人欢庆之际,老朱突然怒拍桌案!
蒋瓛为首的锦衣卫,更是突然进入大殿,只待皇帝一声令下,作势就要拔刀。
一众藩王瞬间醒酒,尤其是三大塞王更加清楚。
父皇那可是笑里藏刀,拥有雷霆手段的一代雄主!
“年已经过了,咱也该问问你们了。”
朱元璋虎目微睁,看向一众儿子,“咱之前说过,没有天子诏令,藩王不得进京!谁特娘让你们来的!”
一声怒喝,吓得藩王们畏畏缩缩。
儿子怕爹,那是天生的血脉压制。
“老二!你说!”
朱元璋指向秦王朱樉,后者看了眼朱标,心想绝对不能连累大哥啊!
再看看十七弟,就决定是你了!
朱权一看那位不靠谱的二哥,就知道这厮不靠谱。
与其被他人供出,还不如自己主动承担。
“回父皇,是儿臣让诸位兄长进京。”
朱权一步踏出,主动担责。
藩王们看着十七弟,都心存愧疚,同时又带有感激。
谁都知道,父皇雷霆之怒下,肯定要有人受罚!
“哦?你一个尚未就藩的宁王,何德何能写出天子诏令啊?”
老朱冷笑着看向朱权,后者浑然不惧。
“儿臣蛊惑大哥,让他帮忙,给一众兄长下诏,让他们进京过年。”
老朱怒喝道:“逆子!你可知罪!咱让你好生辅佐你大哥,你倒好!对咱的规矩阳奉阴违!”
一旁的朱标正要开口求情,却听到朱权大逆不道之言。
“父皇,其实皇兄们进京,并无过错,大哥下诏更是有功无过。”
朱权此言一出,老朱火冒三丈!
“藩王进京,是受你蒙骗!”
“你大哥惯着你,这才铸成大错!”
“蒋瓛听令,给我将这逆子拉出去狠狠地打!”
老朱一声令下,蒋瓛当场懵逼。
宁王屡次立功,是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能动的人?
太子凛冽的目光,看得蒋瓛不敢妄动。
更别说其他藩王怒视眈眈,尤其是三位塞王,那可都是纵横沙场的狠人!
因为大宁之地闹得再凶,那也是老朱家自己的事。
打宁王?
给蒋瓛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父皇!您之前有过规矩,藩王可以进京述职!”
“眼看年关将近,几位皇兄还要准备来年的北伐。”
“大哥这才打算让他们一起进京述职,陪您过年不过是顺势而为!”
朱权一番话,瞬间将藩王进京,说成了前来述职。
“标儿,此事当真?”
老朱看向太子,朱标当即点头道:“父皇!十七弟之言,句句属实!”
蒋瓛也跟着接连点头,皇上啊,打宁王这事儿,您还是另寻高就吧!
“那天子诏令是怎么回事?你给咱解释解释!”
老朱冷哼一声:“咱可没下诏书,你这是奉了哪位天子的命令啊?”
此言一出,无异于火上浇油,坐实了朱权的欺君之罪!
一众藩王,都不敢轻易开口求情。
只因他们了解父皇的脾气秉性,一味求情,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朱权顺势指了指朱标。
与太子一奶同胞的秦王晋王瞬间暴怒。
“朱权!你何必连累大哥?”
“大哥对你这般好,你这是何意?”
眼见两位塞王大怒,老朱也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标儿参与其中,跟你一样是欺君之罪?”
藩王们这下彻底懵了!
“十七弟这一步走的太臭!哪怕父皇责罚,也不该迁怒大哥啊!”
“唉!大哥是父皇最看重的人,岂会让他留下污名?”
“可怜十七弟一片孝心啊!”
朱权面对暴怒的父皇,笑道:“儿臣是奉了这位天子,也就是我大哥的命令。”
“父皇可别忘了,大哥之前造反,可是将您生擒!”
“现在这位子是大哥让给您的,发个诏令岂不是正常?”
老朱一时语塞,谁能想到这小兔崽子,竟然拿标儿造反说事!
“我说大哥是天命所归,大明天子!谁赞成,谁反对?”
此言一出,藩王们哪敢反对,就连老朱自己都要举双手赞成。
“父皇!十七弟一片孝心,还请父皇原谅!”
美味的一页漫百合
朱标跪地求情道:“若父皇想要责罚,儿臣身为兄长责无旁贷,请求一起受罚!”
噗通!
一众藩王,纷纷跪地求情,“请父皇宽恕十七弟!我等愿与十七弟一同受罚!”
老朱看到此情此景,这才松了口气。
肝疼的遊戲異界之旅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都起来吧!老十七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蒋瓛,廷仗伺候!”
皇帝下令,蒋瓛心里有苦难言,这一仗下去,他不仅得罪了太子,还要得罪大明所有藩王!
这些个藩王,谁手下没有兵权?
他蒋瓛又岂能保证一辈子不出京城?
万一离开应天府,这些藩王一定会伺机报复!
“老头子!你糊涂了不成!”
朱标突然破口大骂,“我娘在世,绝对不会责罚十七弟,反而会夸他孝顺!”
“您老六十了,却越活越糊涂!寻常人家有天伦之乐,我朱家有何不可?”
“蒋瓛!你要打十七弟,就先打本太子!”
听闻此言,老朱怒火中烧,“臭小子!你敢骂咱老头子?咱今日就亲自动手抽你!”
老朱起身直接躲过蒋瓛手中廷仗,随即便冲着朱标打去。
“大哥!秦王绕柱!走位,蛇皮走位!”
朱权在一旁指导,朱标则顺势而为。
也幸亏老朱年纪大了,身手不如当年,再加上心疼儿子,这才没有让朱标吃亏。
父子二人,一个绕柱而走,一个顺势而追,都已经气喘吁吁。
藩王们想笑又不敢笑,只能跪地憋着不出声。
“你……你这逆子,彻底把你大哥教坏了!”
老朱想骂朱标,却又心疼,只能甩锅给朱权。
“老头子……你……你可真能跑啊……我就不让你打!”
朱标拖着沉重的身躯,幸亏这些天练了十七弟传授的广播体操,身子骨硬朗不少!
“老头!”
“作甚?”
“商量个事,你把廷仗扔了,我站着让你打!”
“成交!”
老朱扔了廷仗,朱标不再跑,父子二人相拥。
一众藩王总算松了口气。
谁知朱元璋对准朱权屁股就是一巴掌,“逆子!让你教坏你大哥!”
朱标眼神示意,随后也给了朱权一脚,“十七弟!让你气坏父皇!”
藩王们心中无奈,十七弟啊,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