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笔趣-第一百一十章 坐以待斃相伴

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
小說推薦團寵七零:三歲福寶有神力团宠七零:三岁福宝有神力
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家,自己和孩子他爸就是个普通的职员,怎么敢和当官的硬碰硬。
要是自己去报了警,隔壁肯定会报复自己家的。
想到这儿,去报警的念头悄无声息的被按了下去。
“妈妈,我想去隔壁~”
任月牙抱着任妈妈的腿撒娇。
“不行!”任妈妈的声音有些急促,“你好好在家待着,不准去隔壁,也不准和别人说这个事。”
虽然很可怜隔壁的那个孩子,但她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孩子,她不能拿自己的孩子去冒险。
对不起了。
任月牙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这么凶,呆呆愣愣的抱着任妈妈的大腿,眼睛眨了眨。
见自家女儿这样,任妈妈终究是不忍心凶她,柔和着声音说:“月牙儿,你是乖孩子对吗?”
任月牙点点头,“嗯嗯,月牙儿最听话啦。”
“那就乖乖的,听妈妈的话,不要去隔壁,也不要和别人说隔壁有个小妹妹好不好?”任妈妈循循善诱道。
“可是……”那个妹妹好像不想待在隔壁……
任月牙还想说什么,却被任妈妈毫不留情的打断,“没有可是,月牙不是要当个乖孩子吗?那就不要反驳。”
任妈妈的声音里充满了毋庸置疑。
任月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妈妈,有些怯怯的点点头,“好……好吧……”
木兰要出嫁
不知道隔壁母女俩冲突,北北坐在院子的角落里,有些苦恼的歪着头,一只小胖手托着肥嘟嘟的脸蛋儿。
唉,北北好想姐姐,好想奶奶,好想哥哥明明姐姐胡姐姐梅梅姐姐春花姐姐宋哥哥……
另一只闲着的手认认真真的掰着手指数数。
说起来,赵若水平时下课以后都会教北北一些简单的知识,比如认字数数之类的。
不过北北很疑惑,明明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了,为什么姐姐要讲那么多遍呢?
平时赵若水上课的时候北北也去听过,她主要教的是语文,那些古诗短语句子词语,明明读一遍就知道了,姐姐却还要小哥哥小姐姐们读好多好多遍。
为什么呀?
想不通的小家伙默默地把疑问放在心里。
——
现在是北北失踪的第四天,赵若水已经安全没了血色,学校那边的课也是拜托其他老师帮忙代课,她现在一天找不到北北,就一天没法安下心来。
致青春
村长他们已经去公安局报案了,可是没有人认识偷孩子的女人,找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
赵若水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眼睛上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现在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上一世北北的结局,她心慌意乱的,生怕北北会和上一世一样,悄无声息的在某个地方消失。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北北,怎么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北北重蹈覆辙。
宋从戎也知道北北不见了,听赵若水说北北很有可能被拐到城里了,立即就去城里找赵建国。
赵建国在城里有些势力,手底下有那么一批人,而且他们的消息比较灵通,应该能有一些帮助。
宋从戎把话一说,赵建国二话不说立马就答应了。
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拐子了,拐走一个孩子,就有一个家庭因此而分崩离析,更何况还是自己恩人的儿子求上门,哪有不答应的份。
“从戎你放心,我这就让手底下的兄弟们去找那孩子,一定给你找着。”
赵建国拍着胸脯保证,然后发号施令,让所有人去打听最近几天家里多了个孩子的人家。
“多谢赵叔。”
宋从戎弯腰鞠躬,成熟稳重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感激。
北北失踪了这么久,宋从戎的心就如烈火烹油,饱受折磨。
北北还那么小,又很娇气,但是脾气又软乎乎的,要是带走她的人不好好对她的话怎么办?她会不会哭?会不会害怕?
有太多太多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交织在一起,让宋从戎始终无法冷静下来。
刚开始,他只是觉得这小团子长得格外的可爱,讨人喜欢,后来她帮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渐渐的,宋从戎感觉北北是个很特别的小孩。
虽然她被父母抛弃,但是却从来不自怨自艾,反而乐观开朗,在亲近的人面前傲娇软萌,在陌生的人面前又有点儿羞涩内向,是典型的“窝里横”。
不过宋从戎却很喜欢小家伙的“窝里横”,每次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撒娇,都让宋从戎的心越发的柔软。
他很确定,自己已经把北北当成了自己很重要的人,是像亲人一样的、无法替代的人。
北北,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宋从戎握着拳头暗暗发誓。
侯家——
北北闭着眼睛仔细感受自己的神力,可身体就像枯竭的河流一样,一丝神力都感受不到。
这不免让北北有些着急。
想到那个超级好看的叔叔说的话,北北只好压下心里的迫切,暗暗的等待神力解封的那一天。
“糖糖,吃饭了。”
卫红站在门口喊道。
北北却毫无反应,或者说,她对糖糖这个名字还不太敏感。
卫红都习惯了,走进去拍了拍北北的后背,“小呆瓜,在想什么呢?快进去吃饭。”
北北这才反应过来,胡乱的应了一声,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卫红进去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办法要想,饭也要吃。
不过……到底该怎么让姐姐知道自己在这里呢?
北北觉得还是不能太依赖自己的神力,在恢复神力之前,她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
就像姐姐说的那句话一样,不能坐以待毙。
嘿嘿嘿,这个成语姐姐才教给自己没多久,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用上了。
不着痕迹的挺挺小胸脯,北北觉得自己棒极了。
吃完午饭,王凤娟坐在北北面前,手上动作不停的织着毛衣。
最近她和侯宇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她决定给侯宇织条毛衣。
至于你和她说现在是秋天用不上毛衣?不好意思,这又不是织给她自己的,用不用的上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就是表达表达自己的心意。
虽然王凤娟现在看似在很用心的织毛衣,眼角的旁光却死死的锁定北北,但凡北北出去上个厕所或者走动一下,王凤娟就会放下手里的毛衣跟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