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陽間鎮靈人笔趣-第二百七十九章 怪夢分享

陽間鎮靈人
小說推薦陽間鎮靈人阳间镇灵人
叶九谣这句话,立刻把我的兴致提了起来。
我立刻问:“此话怎讲!”
叶九谣神秘一笑:“因为她的心脏是七窍玲珑心!谢灵玉乃是天生,冰清玉洁世所罕见的女子!所以,养尸人按照谢灵玉的模样来养,还想着把它们的尸心弄出七个窟窿洞!你若是信行,大可把这具女尸翻开看看!”
说完这话,叶九谣便快速跑入,那黑暗萦绕的大厅之中。
“你们好好疗伤!我翻完了就会去找你们。”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没有再给我追问的机会!
七窍玲珑心!
谢灵玉的心脏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历。
在《封神榜》之中,便记载着比干心脏有七个窍眼,可与世间万物交流,可以洞穿一切幻术。
所以,他能认出妲己是一只狐狸精。
后来,妲己用计挖掉了他的心脏。
比干失心之后,姜子牙用符印保护了他。
神話
哪知道,比干在菜市场见到了一位卖菜的妇人在卖空心菜。
比干问妇人:菜可以无心,那人无心会怎么样!
那妇人说: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必死。
随即,比干倒地而亡。
拥有七窍玲珑心之人,必定是聪颖出众,心思敏捷之辈。
在《巫术十三门》之中,记载受了重伤之人,若是能服用有窍眼的动物心脏,是有机会活过来的。
可见,若用有窍眼的用心脏,只怕药效会更好的。
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
兴许,谢灵玉那颗丢失的心脏,是有人用来疗伤活命了。又或者是,因为谢灵玉能识破幻术妖物,才遭遇了挖心。
若真是如此,不管哪一样,对谢灵玉来说,都太残忍了。
我起身站了起来,走到那具失去尸气的血尸面前。
她的皮肤已经发黑,身体骨干也有发干发柴,全身散发着一股腐臭味以及血腥味!
叶九谣击溃放干了她的尸气,所以几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失去了光泽。
我将她身上罩门钉着的刀取了出来,缓缓地在她心口位置,将那发干的身躯划开。
一颗干黑的尸心出现在我面前。
在那颗尸心四周,还有些淡淡的符文线条。
除此之外,便是七个窟窿眼。
嗡!
我脑袋不由地作响。
叶九谣没有骗我。
有人发觉谢灵玉,乃是身怀七窍玲珑心的奇女子。
连养血尸也要按照谢灵玉的样子来养!
“还真是的!”方青不受控制地叫了一声,“这么大的窟窿洞,只怕这女尸的心脏是让人挖了洞来养的吧!”
癞头大师说:“有鲜血滋润的情况下,窟窿眼是不会这么大的。正因为脱水之后,孔眼才会变大的。依我看,这颗心脏的窍眼不是挖出来,可能是与上面这些符文有关!”
看着黑黢黢的身躯,以及那颗布满窟窿洞的黑色死心。
我忽然觉得非常地恶心,连忙往边上走去,忍不住地呕吐了起来。
方青跑过来,拍了拍我后背。
癞头大师说:“天色将亮,今晚只怕是不能直接去封门村了。我们先回青龙镇休息吧!”
我将血面具等东西收拾起来。
癞头大师处理了这具血尸。
回到了旅店房间。
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在镜子里面,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龙形。
它整个样子非常地平静。
却给人一种十足的力量感。
这青龙之力,可以激发出强大的力量,对我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收获了。
不过,能少用还是不用吧。
脸上出现不少密集的血点,不过已经感觉不到伤痛了。
我出来后。
方青也简单地洗了个澡。
我处理替她处理了伤口,先用酒精消毒,然后再用各种药膏,再贴上纱布。
“但愿不会留下伤疤!否则,那就不好了。”我说。
方青道:“我没那么娇气!就算留下伤疤,穿个长袖子也就能遮住的。”
处理好伤口之后。
我们三人依旧是呆在同一个房间。
我整晚都处于梦魇之中。
我梦到了一口血水棺材,我自己就睡在里面。
我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沾着一张血面具!
我甚至梦到了一场大雪。
在大雪之中,一个中年人拉着孩童时候的我,就走在大雪之中,看着大雪纷纷的美景。
我想看清楚那中年人的脸,可是不管我想尽了什么办法,都没能看到他的脸。
唯独只有他的背影。
“我的孩子!你要照顾好自己!”那中年男子背对着我,和蔼的声音传来。
随即,那中年男子全身烧了起来,火红的身躯与那皑皑的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要!”我大叫一声,从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
我全身已经湿透了。
我无法忘记那口血水棺材。
可,令我无比费解的是,那个大雪之中带我赏雪的中年男子。
他为何会在大雪之中燃烧!
又为何称我为“我的孩子”。
我的余光落到了那块带回来的黑色灵位上。
上面就有“陈天风”与我的名字。
我心中升起一个怪念头,难道梦中的中年男子。
是陈天风。
我让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
月初姣姣 小說
连忙苦笑地摇头,心中告诉自己,绝对不可能的。
这时,方青也醒了过来,关切地问:“陈辣,你做噩梦了吗?”
我回过神来:“不算噩梦!就是有些奇怪的而已!我自己也很难解释!算了,不去想了。”
方青说:“你是太过忧虑了!醒来就好,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燃烧
她这么一提,我便觉得前所未有地饥饿。
很快,我们在旅店外面一家面馆吃了起来。
我点了一大盘牛肉,又吃了五碗面。
怪异的是,我吃完这些之后,还是觉得没有吃饱。
方青瞪大眼睛看着我:“陈辣,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食量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大了!”
癞头大师也看着我,随即颇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陈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累啊!”他有些奇怪地问。
我一愣,应道:“还好吧。昨晚戴上那面具之后,力量消耗很大。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会吃这么多东西啊。”
癞头大师双手结了一个佛门手印,在我眉心处一点,片刻之后:“陈辣,你身上有一只我们看不到的亡灵!”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陽間鎮靈人》-第二百七十五章 正面交鋒鑒賞

陽間鎮靈人
小說推薦陽間鎮靈人阳间镇灵人
我清晰地记得,在我第一块生死灵位之上,与我匹配的名字,是谢灵玉。
不过,在她名字的前面,还有个称谓,是“枉死人”。
表明谢灵玉是枉死,不得超生的魂魄。
可,这一次,只有陈天风立,却没有定语。
这就表明,陈天风很可能并没有死。
即便死掉了,也未必是枉死之人。
两个名字,同时出现在生死灵位上。
是对两个人的诅咒。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十二金人是此间巫术阵法的镇物,已经放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但是,这块灵位是后来才放到这里面来的。
目的,是针对我和陈天风的。
“陈天风!这次倒是稀奇,他的名字,竟然出现在我的活人灵位上!”我惊诧地说。
“一并带出去再说!到外面再想!”癞头大师马上说道,他依旧用百衲衣包着,“咱们出去!”
我点点头,转身站起来,收拢好袖珍血棺材,便朝外面冲去。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退去。
到达第二重大厅的时候,我耳边再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呐喊声:“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放我出去!”
我几乎可以断定,血面具之内,的的确确封着东西。
从与他接触这几次来判断,属于脾气暴躁,杀气腾腾的亡灵之类的。
“你给我闭嘴!”我不由地大喊了一声。
一旁的方青吓得一跳。
我忙解释:“我是同血面具在说话。”
第二重大厅还弥散着重重的蜡烛油的味道。
阳寿三个月
在不少棺材上,也有一些怨气在萦绕。
“这四方也应该有镇物!”癞头大师说,“陈辣,要不要把血面具摘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我摇摇头说:“我目前还算清醒!并没有失去理智!我把黑狗血洒在四周。刚才鬼脸,以及十二铜人都让我们带出来了!这里困不住我们了!”
言外之意,是不用再费时,寻找这一重的镇物了。
黑狗血快速地洒在四个角落。
我走到其中一口棺材前,将棺材推开,露出一张白色面具,解开面具,戳开了符纸。
又有一缕幽魂钻出来。
我喝道:“看着我的,告诉我,你是从封门村出来的吗?”
那幽魂惊诧不已,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说!”我怒吼一声。
“陈天风!陈天风!”他喃喃地大叫着。
又是这个名字。
可惜的是,除此之外,根本就传达不出更大的消息。
不过,我还是确定了一个事实,幽魂对血面具充满了畏惧之意。
“回到他嘴里去!”我喝了一声。
幽魂还真是钻了回去。
我盖上了白面具,心中越发地疑惑。
这个陈天风到底是谁?
封门村的尸首,以及灵位上为什么都会与他有关联。
终于,我们到了第一重大厅。
到处都是蜘蛛网,两边都是凌乱的棺材。
不少棺材裂开,有白骨散落在地上。
这时,我方才明白过来。
第一重堆放棺材的地方,是遮人耳目的。
不过是些寻常的棺材,收拢了一些寻常的尸首。
白面具男子坐在一口大红棺材上,笑着说:“没想到,你们能够活着退出去!真是不容易!你竟然戴上了这面具!”
他说坐着的位置,正好挡着我们的退路。
方青看了看时间,小声说:“只有三分钟,马上把血面具摘下来吧!”
我挥挥手,表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你是谁?按照,我的推断!你早就应该逃之夭夭了。怎么,还会折返回来?”我笑着说。
他从棺材上跳下来,说:“实话说,我并不想杀你!人在江湖,本就身不由己!你要追查到底,我就要杀你的。你若是答应我就此离去,我让开道路,放你们离开!”
我不由地觉得好笑:“都这个时候,你说这样的话,难道不觉得好笑吗?”
癞头大师叫道:“直说吧!少在这里婆婆妈妈的。要动手就快点!我倒想领教一下你的道法。”
白面具男眼珠子,瞬间射出凶光,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大骂了一声:“老子不喝酒!管你狗日……的敬酒还是罚酒!”
我朝前走了几步,逼近了白面具男。
“难道,你想看着谢灵玉的身躯,化成血水吗?”白面具男淡淡地说。
我心中迟疑了一会儿,说:“你想怎么样?”
“把你找到的镇物交出来!把血面具留下来!我放你们走!”他厉声说、
这时,我明白过来。
十二铜人,就是这白面具男制作的镇物。
昼夜连绵
他是担心,我对着镇物动手脚,反过来影响他的性命。
当他感应到,自己的镇物落到我手上之后,便折返退了回来。
我一笑,说:“你要是再硬气一点,兴许我就信了。现在,你心中明白,谁捏着谁的性命!换一换说话的口气!”
白面具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你是怎么找到,第三重大厅里的镇物的!据我所知,你还没有那么高的道行!”他不甘心地问。
我笑了一声:“多行不义,必有报应!初七不过是守宅的木头人,你却把他杀了!”
白面具似乎没有理解:“他给你传了信!这狗杂碎!究竟是怎养做到的。”
我懒得跟他解释。
“要么,我利用你的镇物,反过来弄死呢!要么,你现在用谢灵玉的尸身,跟我交换你的镇物!”我淡淡地说。
绝世剑神 拂尘老道
白面具男显然是不甘心的。
他的目光与我对视。
我没有躲闪,而是直接接招,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
大概过了一分钟。
白面具男主动移开了眼睛,看起来有些疲惫,说道:“你赢了!没想到,你能驾驭了血面具!这里面,可是有无数人的鲜血聚拢而成的。”
听到这话,我便感到一阵眩晕。
刚才与他对话,然后直接对视。
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刻钟。
我本来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可是,这狡猾的老狐狸,偏偏提醒了我,这面具之上带有无数人的鲜血。
我顿时,便感觉到身体有些眩晕。
“你若是一直戴着血面具,我兴许怕你!可是,你能一直戴着吗?”他发出狡猾的笑声。
原本疲惫的眼神,又恢复了凶光。
我悄然地取了一根金针,扎了一下自己,痛楚让我清醒了不少,说:“既然,你不想与我交换!那我,就只好毁掉十二铜人了。”